白河夜船第三部哭了出来…太虐了吧循环往复看着对方死去然后恢复记忆😂二框子不是我认识的二框子了 好苦啊 可是这一个系列真的太美了…心目中最唯美团兵没有之一(´・_・`)
但愿总有一天能相爱

 

时不时回坑看看…白河夜船第三部到底出了没…

 

【团兵】一号检查室

(一个身体检查,我觉得我再也没法好好做这个检查啦!端午安康!)


直接上救护车


 

啊啊啊啊啊看到利利了啊!!挑领巾拔刀都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啊!!还有能看到op团兵无比熟悉的28cm身高差!!好怀念好想哭!!然后看到大家都在说忍不住哭了好多太太都炸出来了超级感动超级激动!!我怎么还是这么爱他们啊!!

 

“咕咕咕快从我头上下来!”摸不到自己的头…
“唔,我头上的咕咕咕也不肯下来…”

 

【团兵】七年之痒

埃尔文在快下班回家之前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他和利威尔结婚第七年了。
在这七年之间,毫无疑问的,利威尔深爱着他就跟他深爱着利威尔一样。可惜时光会让热情逐渐消褪,他们的爱再也不像当年那样张扬而轰烈,也不会无休止地相互索求着希望对方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了。他们的谈话变少了,利威尔本来是个在独处时会跟他絮絮叨叨的人,可现在只会平平淡淡地偶尔回应他。而工作上两人都越发地繁忙,有时候出差的时间相错了,一两个月见不上面也是常有的事,而这期间也就只能靠几通短暂的电话互报平安而已。于是,就更别说还能有时间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吅爱了。
埃尔文叹息了一声,突然觉得十分感慨又有些伤感。大概他们真的太久没有好好了解一下对方...

 

一岁的利利和妈妈和舅舅和小伙伴们的日常~小利生日快乐~

(连圣诞末班车也赶不上我也是很绝望啊,强行今天才是利利生日+圣诞节2333你走

 

小埃尔生日当天,后花园的鲜花全开了,花田里种下的小利利也终于破土而出了。
小埃尔把地里的小利利拔了出来,一边开心地想着:秋天的利利最好吃啦,回去可以让妈妈把他做成最香甜的蛋糕。一边把睡得一脸懵圈的小利利扛回家里的厨房了。(???)
———————————————
提前祝埃尔文生日快乐啦www
果然还是调查兵团的埃尔文·史密斯团长最帅了。
那样强大的智慧的无畏的迷人的。
太喜欢了。
团兵我还能再战五百年。
这坑底我是要蹲穿的了。
最喜欢团兵啦。


发现我承包了一个tag😂

 

【团兵】坦诚

埃尔文是在走进餐厅的那一刻便注意到了利威尔。

他是被邀请来参加船长晚宴的。偌大的餐室围坐着几桌人,三三两两的都是些打扮得体的先生小姐,和了小提琴手演奏出的悠扬曲调觥筹交错。唯有利威尔独自一人坐在窗边,放在他面前的甜香槟还在冒着细密的气泡,他静静地看着窗外手里似乎还把吅玩着什么,慵懒得漫不经心。

他们所乘坐的维多利亚女王号刚刚驶过了南安普顿港,透过窗户还能看见不远处有星星点点的昏黄光芒,在这浓重的夜幕与海面之间,也不知道是星光抑或是港口的灯。利威尔半张细白的脸被映着窗外幽暗的灰蓝,他坐在那儿若有所思地看得入神,甚至没有觉察到埃尔文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

 

挂八个学霸
和一位人民好教师

 

「……」
「好啦,先去一边自己玩,我快写完了。」
「不———要。」
「……」
「埃尔文你上辈子就是因为沉迷于工作无法自拔而死的。」
「…硬要这么说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你这辈子还想因为这样死掉吗?」
「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啦我可是很怕的…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团兵】牌局

(三俗。黄吅赌吅毒就差个毒。)


皮克西斯的场子是出了名的骄奢淫吅糜,可这次偏偏打上了贺乔迁聚亲友的名号,硬是平添了一层温馨祥和其乐融融的意味。


“那人是谁?”


埃尔文突然抬起头问道。他是皮克西斯亲得不能更亲的亲友了,在这些场子邀请人员的名单上他是雷打不动的——用来提升格调。可他参加了那么多次却从来不会在意过谁,这次是第一次。


牌桌上的其他人听见他的话也停下了手,纷纷向着埃尔文所示的方向看去。


大厅乌泱乌泱地聚集了各路腕儿高官富二代,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此时正各自搂着皮克西斯给准备的莺莺燕燕们紫醉金迷声色犬马。


而埃尔文的目光...

 

【团兵】大海的故事

(儿童文学。计划通埃尔文和呆呆的利威尔的故事。完全没有帅气的团兵。)


今天依旧晴空万里。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了木窗的那一刻,悬挂在墙上的吊钟剧烈地晃动了一下,紧接着在那上面雕刻着的一扇小门被用力冲撞开来。一只通体覆盖澄蓝羽毛的布谷鸟精神抖擞地俯冲到房间中央那蜷缩成一团的白棉被上。

“起床啦,利威尔!起床啦,利威尔!”

它用着一副清脆的嗓音鸣叫了起来。而在它的叫声里,白棉被不耐烦地蜷缩得更紧,并从里面发出了不满的轻哼。

鸟儿依旧孜孜不倦地在柔软的棉被上蹦跶着,尖细的声音也依旧叫个不停。然而白棉被却突然纹丝不动了。于是,它迈开了它那细小的红色爪子,轻车熟路地走到...

 

神永:不能亲啊?


三好:先来求求我嘛?



(自给自足产一口粮悼念我掉进了这个世纪冷坑_(´ཀ`」 ∠)_ 撩汉(妹)力max的两个互撩难道不是非常有趣嘛_(´ཀ`」 ∠)_ 为什么没人吃安利 )

 

艾伦在成年的那一年,在即将接手家业的那一天在野外偶遇了非常难得能见到的,传说是精灵最强的吸血鬼利威尔。他花了三天三夜将利威尔捕捉到,并成功将它驯服(成为了pokemon(x。当他将这只精灵带回耶格尔的领地时,得到所有人的祝福,说这是耶格尔家要复兴的吉兆。
之后艾伦便带着利威尔去收复土地。
“将那些渣滓都驱逐掉吧。去吧,利威尔!”
“让我将你们都清理干净,肮脏的猪猡。”

结果确实只是字面意义上的清理干净了。


——吸血鬼利威尔变成了家养精灵之后,就会进化成扫除精灵。
——所以把他捕捉以后并没有什么卵用。
——但是艾伦还是把它养起来了。



(。

 

【团兵】梦见



埃尔文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偌大的房子只开了一盏昏黄的门厅灯,其余地方都漆黑安静的。于是他迅速洗完澡并收拾好浴叩室,便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里去。
利威尔已经睡下了,他在柔软的大床上裹着被子蜷缩成一团。窗外有稀薄的月光透进房间,埃尔文看见他的脸紧皱着,看起来睡的不太安稳。于是他轻轻地从床的另一边钻进了被子,用刚洗完澡后温热的手指在利威尔的眉间揉压着。直到看见那双细长的眉终于舒展开来,埃尔文才收起手,满意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埃尔文今天刚与自己的部下们完成了一个方案,长久以来的高压终于得到了释放,大家压抑的低气压一瞬间都转化成高涨的热情。下班后大家叫嚣着一起出去玩,埃尔文也乐意跟大家打成一片,结...

 

【你不说话的时候真是个乖孩子呢。作为奖励,我要进来了。】





(摔伤了左手,垂死病中惊坐起体残志坚地炖了一口肉服下。)
(行行好。)

 

一刀割下了我的大腿肉。


明明都是那么萌的翅膀利,想到是团兵就想飙车(抹脸

 

【艾利】有一个全能的恋人是种怎样的体验

(卖蠢的知乎体。很蠢很蠢很蠢。)


艾伦•耶格尔

热爱利威尔和吉士汉堡的脑外科医师。

====================================

不是很想感谢@是让不是马 的邀请,但是这个题目简直不能更适合我了。

我有一位恋人。黑头发白皮肤长得十分好看。嗯,脸的话属于清秀,各方面都小巧精致的,身高也是,我十分享受把他整个包裹在怀里的感觉,这会让我感觉到我是他的全世界。双手比心。

虽然看上去是个那么可爱的人不过实际上是非常厉害的。并不是我自带滤镜,从当学生的时候开始到工作,他身边的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如题,全能。

他是我的直系学长,在我入学没多...

 

【艾利】晚宴

(撩完就跑。真的把人晾在大堂里了。)


即便是蓝宝石,也会因你而失色,它怎能比得上在你凝视的眼中,闪现而过的鲜活光芒,就如同夕阳为那远方的云,染上了绚丽的色彩。

艾伦的心脏抽吅动了一下。他的脑海了迅速地闪现过这样的一句诗歌,情不自禁地。随后他又自嘲地觉得自己太过矫情——然而,却移不开目光。

那个人望着他微微地笑了。

他有着一双玻璃珠一样透亮的蓝眼睛,眼尾处上吅翘得蛊惑人心,而此时这双漂亮的眼睛正不动声色地对着艾伦笑了。

大厅中央有交响乐团在演奏着悠扬的舞曲,那个人穿着得体的礼服,浆得平整的衣领上系着雪白的领巾。艾伦是在一开始便注意到他了,他把自己陷在厚实的靠背椅上,面前是一...

 

我又来玩翅膀利了0w0

小翅膀利利很喜欢住在雪原上的狼人艾伦大哥哥,因为他每次来都会带来好吃的糖果(牛奶味),所以立志要嫁给艾伦哥哥(吃很多糖果)。

 

【团兵】系统脱敏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心理治疗。一段和谐的医患关系。)


“史密斯医生。”

埃尔文一顿,按住喷枪的手指一松,几滴清水便掠过了狭长墨绿的叶尖,溅到了棕红色的桌面上。

“你来了。”埃尔文把喷枪放在花盆边上,抽过几张纸巾擦了擦濡湿了的手指,然后微笑着向诊室门口走去。“今天来的真晚,利威尔。”

“嗯。”利威尔应和了一声。然后埃尔文看着他背过身伸手把诊室的门轻轻阖上,西服外套的肩线随着他的动作骤然一紧,勾勒出背部美好的弧度和一副细窄的腰肩。“今天下午有会议要开,下班了就赶着过来了,还想着你会不会提早要走。”

然后他又从手里抱着的纸袋中拿出了两杯热饮。加了鲜奶的锡兰红茶和什么也没加的耶...

 

我觉得利利的内心是绝望的。

其实比起不争气的两只我还是比较看好韩吉(。

总之利利坚持住啊!

 

窥——08

(完结篇。)


埃尔文第一次陷入了迷茫。

他与利威尔对视上了。尽管他们之间隔着镜片架起的冰冷的距离,但是他知道他们对视上了。他看见艾伦在利威尔的耳边说着什么,然后利威尔红着一张高吅潮后过于甜腻的脸震惊地看向了自己。

那双他再也熟悉不过的烟蓝色眼眸触碰到自己的时候,仿佛触电一般,他那一向过分精明的头脑突然间无法思考。在这时候他才终于发现利威尔已经如同交错的树根一样逐渐占据了他的整个世界,轻而易举地令他丢却了冷静,轻而易举地令他喜怒无常,轻而易举地令他手足无措。而可悲的是,此时他却不确定了,那个利威尔还是否依旧是他的利威尔。

他像是被抛弃了的孩子一般,呆愣地移开了目光,静静地...

 

窥——07

啊,这里有一辆艾利车(非常简陋),要上车的大家请走这边 → 请点我

不上车的大家请往后半段走





“我会离开……

“消失掉……

“利威尔先生——

“——我真的……

“因为太过爱你了。”


高吅潮即将到来,艾伦心存侥幸地,伸手解开了绑住利威尔嘴巴的领带。他心里小小地期待着,在高吅潮来临前的利威尔神志不清,大概,也许会不会对他说出情话。


“变吅态……去死吧……”


可惜,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埃尔文下班后并没有立刻回家,上午遇到的妇人说过的话一直让他心神不宁,毫无根据地感到了相当强烈的危险。于是,他来到了他家对面...

 

【团兵】再一次

(老情人见面分外眼红。我家利利很喜欢乱摔东西。)


鞋跟在大理石阶梯上敲出干脆的响回荡在空旷的大厅里,偌大的空间周围环绕一圈巨大的落地窗把盛夏的阳光都聚集在了室内——然而温度还是显得过低了。

利威尔把脚步停在了离地面三步的楼梯上。现在,他觉得手腕上的小羊皮表带勒得过紧了,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血管在快速地搏动着。身后的高跟鞋敲在地面上同样干脆的声音也随着他的脚步戛然而止,然后他听见佩特拉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带着谨慎的小心翼翼:“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突然觉得心里有一股酸涩的怒火腾升而起。多年来已经尘封的回忆走马灯一样在他的脑海里呼啸而过,他早以为自己已经不在乎的已经忘却了的愤怒与哀...

 

吸血鬼利利的翅膀怎么那么可爱TwT好想摸(艾伦也想摸


还要带着糖果战斗噢噢噢TwT






 

窥——06

(既然赶上了艾伦的生日那就是生贺了。阿伦哟,要快点长高啊,快点长大啊。)


——假如比那个男人先认识利威尔先生会怎么样?

在一个闹市中心的广场,或者湖边的石子路,只是普通的邂逅,普通的搭讪,普通的相识。不必那样机关算尽,也不必刻意而为地讨好,大概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假如没有遇到利威尔先生会怎么样?

他依旧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可能会被冷落,可能会被伤害,却也被宠爱着。而自己,只是享受着女孩子们的笑靥如花。

——假如那支望远镜没有被架起来会怎么样?

什么都看不见。不会魔怔般沉迷。不会嫉妒得发狂。不会强烈地想要占有。

假如一切都没有发生的话。

——不会如此地,痛彻心扉。...

 

窥——05

(三个月挖了那么多的坑,大概可以填到天荒地老了法式流泪,我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分析师的工作并不轻松,即使是身居上位甚至对此还游刃有余的埃尔文,在面对了一天密集的数据之后都会感到头昏脑涨。

夜晚是一天最轻松的时候,结束了工作以后他会去喝上几杯,跟三五知己也好,独自一人也好,没有任何约束或者是牵挂的——毕竟他还是单身着。

而今天他是独自一人。侍应对他已经相当熟悉,引着他走到平时习惯的那个卡座。今晚的歌手是位有着一把深沉烟嗓的女人,雌雄莫辩的声音唱的是舒缓的蓝调,悠扬地吟唱出暧昧的氛围。

埃尔文看着侍应为他倒酒,透明的酒液在昏黄的灯光下汇聚出一道金色的细丝浇灌在尖锐的冰块上。然...

 

小朋友们

 
© 杏仁皮 | Powered by LOFTER